【all叶】全世界都知道的秘密 03

03   目录

避雷针见第一章,被雷到了概不负责,要钱没有,要命……也没有QAQ


正文


“看过一些,有些电视剧也有演。”苏沐橙很平静,没有讶异于叶修突然问起这种没头没脑的问题。她觉得心跳有些快,胸口好像有把火在烧,她也不明白自己在期待什么,像飞蛾期待光明,即使知道前方的希望很可能是灭顶的绝望,也按捺不住地想往火光上扑。

“如果我跟你说叶修没死,他的灵魂倒霉的混到了叶琇身上,你会不会相信啊?”叶修小心翼翼。

“……你说什么?”苏沐橙恍惚。

“我就是叶修,叶修就是我。”叶修叹气。“我的灵魂附身到了叶琇,就是你看到的这个人的身上。”

“……啊。”苏沐橙还是有些呆滞。

“是我!是我!叶修!我没死!”叶修没好气地晃着苏沐橙肩膀。

“真的?”苏沐橙眉眼间渐渐显出不敢置信的神色。“证据?”

“你有一次跟沐秋大吵一架,跑出来后是我哄你回去的,我买了一大包糖果给你,还笑你这么大的人了还那么喜欢吃糖果,你威胁我不准告诉你哥,因为你哥担心你蛀牙,不准你吃那么多糖的。”

“还有呢?”

“还不够?”叶修耸耸肩:“每次客场到轮回打完比赛你都会拉着我去那边一家冰淇淋店,就算是冬天你也会坚持要吃,说不会化可以慢慢吃。”

很难用什么词来形容苏沐橙现在的表情,她瞪大着美丽的眼睛,半晌后猛一把把整个人埋进了比她还娇小的叶修的怀里。叶修安抚地拍着她的背,苏沐橙两手环住了他的腰,整个人抑制不住地颤抖。

“好了好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吗,虽然换了一个身体,但我还是我啊不是吗,我又可以打荣耀啦,还可能可以再打十年,当然莫名其妙变成了女生有点麻烦就是了,这点你得看着我,我不想人家姑娘的身体出什么岔子,你看我现在烟都不抽了我容易吗我……”叶修用软糯的声音说着嘴欠的话,懒洋洋的,却捂暖了苏沐橙的心脏。

苏沐橙似乎是闷笑了几声,“好啊。”

她把自己抽回出来,眼睛红红的,叶修肚子上的衣服也有些湿了,但两人都不怎么介意。苏沐橙又大大地给了叶修一个拥抱,笑容灿烂若正午的阳光:“欢迎回家。”

 

等叶修和苏沐橙回到上林苑的时候,已是华灯初上时分。众人聚在客厅里,陈果叫了的外卖也才刚到。

苏沐橙拉着叶修的手几乎是蹦跳着进来客厅,众人看着苏沐橙大大的笑容,眼角眉梢的喜悦,整个人从里到外笼罩在一种欢快的气氛里,不由都有些发愣。

从叶修走后,就没看到苏沐橙这样笑过了。

“发生了什么好事吗?”陈果问出了大家一致的疑惑。

“嗯!”苏沐橙笑眯眯的,欢快地蹦到茶几前:“今天叫快餐吃啊!真是好久没吃了呢,我好饿啊,咦有我喜欢的口味!”

……真的不对劲。众人又拿目光瞄最镇定的叶修,叶修耸肩,“先吃饭吧。”

于是当大家坐定后,就发生了以下魔性得令人抓狂的对话:

“你要现在跟大家说吗?”

“我说吗?”

“你说吧?”

“太麻烦了还是你说吧。”

“这种事情还是你亲自来说比较好吧?”

“你说不也一样?”

“你们两个到底说不说!”大家掀桌。

“好吧我来说……”苏沐橙深吸一口气:“我们的叶修大大回来了。”

她拍了拍叶琇的肩膀道:“就是她。”

众人用奇怪的目光将二人洗礼了一遍,最后陈果小心翼翼地道:“沐橙啊……那个……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就是叶修。”叶修头疼地揉额角:“说来话长……”

等到苏沐橙和叶修两人长篇大论将这一出附身复活记讲完后,众人都用见了鬼的目光盯着叶修。

“……事情就是这样。”叶修满脸无奈。“虽然听起来是胡说八道了点,但我的确是叶修。”

见众人表情难明地看他,他又叹了口气:“真的是我。不然你们真的以为天上会掉下来一个从来没有进过训练营,二十四职业精通,大神水准,到现在还没被发掘挖走的新人?有这种人在哥早就不用混了,所以事实只能有一个,那就是这个人是我。”

众人集体灵魂出窍。

……并没有,众人呆愣了好一会后,还是包子先做出了反应:“……老大!所以你是老大!哈哈哈老大你还活着!老大我好想你!”

一下子就接受了这个设定的包子以五体投地的姿势飞扑到叶修身上,叶修差点没背过气来:“……包包包包包包子!放手!我没有气了!”

“哎哟哎哟对不起老大我忘记你现在是女孩子!”现在高叶修一大截的包子从叶修身上爬下来,表情依旧闪闪发光,“不过没关系,你还是我老大!老大不用怕,谁敢欺负老大我就扁谁!”

“包子我谢谢你……”叶修揉着被撞痛了的肩膀,面前就是唐柔伸手过来将他一个拥抱抱了满怀:“叶修。”

“嗯。”叶修安抚地回抱了唐柔。

“我就知道能压得我那么狠的人还是只有你啊!”唐柔结束了这个拥抱,满心满眼也都是喜悦。

“前辈……”然后是乔一帆、罗辑、安文逸,连不发一言的莫凡都别扭的轻轻抱了他一下。

陈果站在那里,泪水早已忍不住溢出了眼眶,她狼狈地乱抹,企图掩盖这件丢脸的事实。叶修微笑着走上前抱住她:“老板娘你别哭了吧?你应该笑啊!荣耀之神又回来在你手下打工了啊!你还能压榨他十年啊!”

“压榨你个头!”陈果破涕为笑,在叶修背后没什么力道的锤了两下。

叶修拍抚着陈果,望着那边点着三支烟一起抽的魏琛道:“老魏你就不用了吧?”

“……卧槽你个祸害真是遗千年!竟然还能自带复活技能的!”魏琛口里的三支香烟怎么看怎么恐怖,他猛吸一口,竟然连自己都呛到了,惊天动地地咳嗽起来。

叶修毫不同情地哈哈嘲笑着呛烟的老烟枪,心里却也不禁暗叹:这一次大家是真的被他吓坏了。

而他又是何其的幸运,能再回来与大家相会。

手上还安慰着陈果,叶修眼角瞄到一个被忽略了的对象。从大家反应过来叶修和苏沐橙没在开玩笑后,他就一直很沉默地坐在那里,拳头紧紧攒着,低头像在隐忍着什么。

“方锐?”叶修放开陈果向方锐走去。

方锐缓缓抬起头来,眼眶已经憋红了:“真是你,叶修?”

“是我,废物点心。”叶修听着他声音里藏不住的颤抖,叹息着将他拉起来抱了一下:“我回来了。”

以前叶修是和方锐齐高的,现在的叶修矮了他大半个头,乍看之下有种往他怀里扑的感觉。方锐愣了一下,缓缓回抱叶修,双臂紧紧箍住了娇小的身体,脸深埋在叶修一头长发里,不发一言。

叶修的脸半埋在方锐肩膀里,感受着这个侵略气息略重的拥抱,不知怎的有些害羞:“喂方锐大大,不用这样吧?这么想哥啊?你不是受虐狂吧?被哥虐的日子没过够?”

方锐默了一下,才放开了他,哈哈笑道:“我说叶修,你回来就回来了吧,哥啊哥啊的拜托改掉好不好,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整天哥哥哥的你是人妖啊!”

“人妖你个头。”叶修没好气,招呼大家:“都吃饭啊!再不吃就凉了。”

“吃饭吃饭。”众人重新坐下。席间欢声笑语,叶修将他重生以来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讲了一遍,众人听着,心里暖暖涨涨的,像被温热的水注满了心脏。

他回来了,真好。

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叶修该睡哪成了一个问题。

“不行,我不能跟沐橙一个房。”叶修头摇得拨浪鼓一样:“男女有别,不方便。”

“你现在是女的。”唐柔毫不留情的指出。

“我心理是男的!”叶修抗议。

哄笑一阵后,还是让叶修自己住了一个房间。毕竟他不能和女生同房,也不能和男生同房,无论怎么安排都不对……

终于安顿下来后,叶修洗了个澡,躺在床上,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又回来了,好像什么都没有变……

笃笃两声,有人在敲门。叶修懒洋洋地躺着不动,喊道:“进来吧!”

“叶修。”苏沐橙笑嘻嘻地闪进来,肩膀上披着浴巾,也是刚洗完澡的样子,三步两步地蹦到叶修床边,拉着他的手晃:“叶修!”

“这么高兴啊?”叶修被感染的也笑了:“还像小孩子似的。”

 “高兴。”苏沐橙整个人窝在了比她还矮一点的叶修身上,像一只大型的奶猫。

“高兴就好。”叶修摸摸苏沐橙的头。

“幸好你还在。”

“我也觉得很幸运。”叶修喃喃道,突然又问:“那时……我出了事,大家都很难过吧?”

“嗯。对了一下你说的时间,应该是你在叶琇身上醒过来的那刻起,你原来的身体就断气了。”苏沐橙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好可怕。”

两人间沉默了一会,叶修的手轻轻拍抚在苏沐橙背上。苏沐橙又接着说:“大家都刚下飞机,只有你说要先回家一趟,过两天才和大家汇合,参加新闻发布会。结果我们还没到酒店就听说你出车祸的消息了,大家都吓坏了,直接改道去了医院。那时队里一堆大男人都红了眼眶,黄少天一直重复说着如果他坚持拉着你到酒店先住一晚就好了……”

“意外谁都说不好,又不能怪他。”叶修心口酸酸的。

“嗯,大家也是这样安慰他的。后来的事情你也知道了,连韩文清接到消息都赶过来了,大家守了你两天,你还是……”苏沐橙紧紧搂住了叶修的腰:“幸好你现在回来了。”

“我回来了……我还可以再打十年荣耀,从这个角度来说,还算挺幸运的对不对?”

“嗯……作为叶琇,大家都会以为你只是一个新人。哈哈,一定会吓坏很多人吧,一个有荣耀教科书实力的新人。”苏沐橙想像着大家震惊的神色就乐,心情从惆怅中回升了一些,又有些担心:“会不会被发现你就是叶修?会被抓去做科学研究的。”

“这种不科学的事情很难令人相信吧?我不承认,他们也奈我没何。”叶修摊手:“不过那几个心脏恐怕都是瞒不住的,他们太精了。”

“你打算不告诉他们吗?”苏沐橙想起那时叶修葬礼上那一片肃穆沉重的身影。

“当然会说啊,没什么好瞒的。”叶修无所谓地打了个哈欠。

“一定要跟他们说啊,那时他们……都很难过。”苏沐橙犹豫了一下,强调道:“真的很难过。”

“知道了,找到合适的机会就说。”

“嗯。”苏沐橙又窝了一下,才缓缓起身道:“那我先回去了……对了,你就算是在房间里内衣也要穿好啊,我们宿舍里很多男人,别让他们占了便宜。”

“知道了……”这都是什么鬼?

“你会正确穿内衣的方法吧?就是要先把胸都聚拢到——”“哎呀哎呀我知道了!”心理上还是个大老爷们的叶修在面对这种话题时十分别扭,起身推着苏沐橙往外走。

苏沐橙还有些不放心:“晚上睡觉的时候内衣要脱掉啊,不然对身体健康——”“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放心!”

叶修一脸黑线地将苏沐橙送出了房门后不久,房门就又被敲响了。叶修瘫在床上,懒洋洋地叫道:“谁啊?进来吧!”

房门打开,方锐猥琐地探了个头,然后迅速地钻了进来。

“哦,是方锐大大。”叶修丝毫没有起来的打算:“随便坐啊。”

方锐豪不客气的就走到他床边坐下,一言不发地盯着叶修,盯得叶修毛骨悚然,不自然地翻身起来道:“方锐大大你怎么回事?”

“也没什么……”方锐嘀咕着:“就是想看看你。”

方锐难得这么不猥琐,叶修默了下来,两人一时无语。叶修游神着,眼角余光扫到柜头上一小罐护手油,突然心血来潮:“做了手操没?”

“啊?”方锐呆了一下,顺着叶修的目光也看到那罐精油,心念电转:“……没,没有啊。”

从叶修说他就是叶修的时候开始他的心思就被各种各样混杂的情绪占满了,所以他也没有说谎,他的确是还没做每天例行的手操。

“那我就帮方锐大大做一个呗,保养一下这对神之手。”叶修拿过了那瓶护手油,倒了一些在手心细细搓热,十分自然地拉过了方锐的一只手拽拉按摩起来。

在搓热的精油的作用下有些发红的一双白皙秀美的手拉着他的手,青葱十指灵活地在他掌心和掌背的肉上上按压,温柔有力地按摩放松着关节和肌肉,把手指扭成放松的姿势以疏通经络,热意绵绵密密地从对方手上缠过来,像生长的青藤迅速蔓延缠紧他的心。

方锐脸红了。

发现自己脸烫得好像要烧起来的方锐几乎是慌乱地想找什么东西遮盖住自己的脸,所幸叶修没有察觉,这一只手仔仔细细地做完按摩后他又再倒了一些精油,一边道:“另一只。”

“……啊?”

“另一只手。”叶修没好气地自己拉过另一只手按摩起来。

“你搞什么啊,失魂落魄的,猥琐劲都不晓得去哪里了。”叶修一边上下搓压一边喃喃道:“我知道你们都很难过,但不能怪我对不对?对我自己来说我就是睡了一觉而已,醒来莫名其妙就变一小姑娘了,还在报纸上看到我自己车祸死了,我也慌得紧好不好,像沐橙常看的那种电视剧一样,满天狗血,简直不能再惊悚。”

这一只手也做好了,叶修自己又倒了一些,为自己做起手操来。“说起来我的运气简直逆天啊,死了都还可以换个账号原地满血复活,简直不能更屌。怎样?崇拜没?”

他一个炫耀的眼神瞟过来,本来应该满含嘲讽的的眼神却因为叶琇水灵的眼睛格外妩媚,方锐觉得自己不仅是脸在烧,整个身体都要烧起来了。叶修奇怪地看着他道:“干嘛你?连耳朵都红了,空调温度很正常啊,我才调过来了。你觉得热?”

“没有没有。”方锐掩饰地拉过叶修的手。“我也帮你做吧,礼尚往来。”

柔软的手掌比他自己的手小了一号,手上还残留着温热的温度,在精油的滋润下滑溜白嫩,真的像羊脂玉一样。方锐慢慢按捏着,不能控制的口干舌燥起来。

这一套手操做得特别久,叶修懒洋洋地又躺回床上去了,伸着手让方锐服侍。等得两只手都做完,才听方锐下定决心般开口:“叶修啊。”

“说吧。”憋了这么久。

“我今晚能不能跟你一起睡啊?”

“……啊?”叶修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方锐,后者飞快解释道:“你不要误会啊我绝对不会对你做什么的,方锐我虽然猥琐了点但节操还是有的,我只是觉得你回来的感觉太不真实了,你就让我抱着睡一晚上踏实点……?”

方锐试探地问,看着叶修那难明的脸色,又补充道:“不然我今晚肯定会一整晚睡不着啊,睡不着就会影响明天的状态,状态不好我就不能帮兴欣抢boss了,兴欣抢不到boss银装就提升不上去了,银装提升不上去战队就……”

“停停停。”叶修拿手乱挥了几下:“行了,去把你枕头拿来吧。”

“……你答应了?”方锐呆了一下,然后狂喜。

“如果我不答应,以某人的猥琐程度就会今晚睡不好,睡不好就会影响明天的状态,状态不好就不能帮兴欣抢boss等等等等。”叶修半睁着眼用眼皮看方锐:“为了不成为兴欣的千古罪人,哥也只好勉强答应下来了。”

方锐欣喜地站起身就跑了出去:“我去拿枕头!”


叶修其实是一个内心很柔软的人,尽管这一点提出来后会被整个联盟集火反对,尽管温柔这个词安在他身上怎么看怎么别扭怎么反人设。

他的温柔与喻文州那种让人觉得舒服如春风的体贴不同,喻文州是外柔内刚的人,而他恰好相反,有非常坚硬强大的外壳,硬得让人几乎不敢相信他拥有一颗柔软的心。很难想象一个人是同时柔软又强大的,但叶修就是这样一个人。

这种矛盾的组合来自于他的纯粹。像一直以来一样,他丝毫不在乎除了荣耀以外的任何事情,所以他是强大的,没有什么事情能真正伤害到他;而对于身边的人,他又有恰好足够的关注与细心,去帮助引导关心他们,很多时候这些人都后知后觉才能察觉到他的温柔,并且深信那只是错觉(……)。

被他划进朋友以内这个圈子的人,其实都很幸福。

像方锐这次无厘头甚至有些无理的要求,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很干脆就答应了,只为了能让方锐“踏实点”。

……一点也没有怀疑为什么方锐为什么那么粘他。

……也没有坚持男女搜受不亲的道理。

……他忘了自己(现在)是女的。

“其实说起来一个枕头就够了。”叶修吊着眼皮看着跑进来的方锐。“你不是要抱着我睡?”

“说得也是。”方锐乐颠颠地把枕头丢到了空着的另一张床上:“这么早就睡了?你以前的作息哪去了?”

“还没改回来。”叶修打了个哈欠。“这个妹子出车祸了父母很紧张,吓得我也不敢晚睡。”

“不用改了,女孩子晚睡对皮肤不好。”方锐真诚地。

“这句话槽点太多,不知道该怎么吐。”

“你现在的这个身体都还好吧?出了车祸有没有什么后遗症?”

“基本没什么问题。身体上没什么伤,就是有点脑震荡……可是很奇怪,那时还一度停止过呼吸,叶琇的父母都吓坏了……可能是因为叶琇的灵魂已经不在了的原因吧。”叶修眯起眼睛卧倒:“后遗症可能是我到现在都还有点嗜睡。”

“那就睡吧睡吧。”方锐干脆地就关了灯,站到叶修床边,又有些犹豫起来。

“干嘛?躺过来,单人床很小。”叶修睡在侧里的一边,拍了拍身边的床铺。

“哦哦。”方锐合衣躺了下来,浑身僵硬地靠在叶修身边,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叶修浑然不觉,拉着他的手环过自己的腰,嘴里喃喃道:“你不是要抱着我睡?另一只手就算了,压到了会血液不通。”

方锐正不知道另一只手该怎么放好,叶修又动起来了,似乎也想到了这个问题,拉着方锐另一只手穿过了他肩颈与枕头间的空隙,才觉得满意了:“这样就不会压到了。”

就在方锐整个人僵硬成一块人形石头的时候,叶修突然直起身来,嘴里不耐地嘀咕着什么,在黑暗中悉悉索索地摸索了一阵,又躺了回去。

方锐简直要爆炸了。

他夜视能力不差,房里虽然关了灯,没有掩实的窗帘间却透进来了一丝亮光,足够他看清叶修刚才的举动——他把手伸进去衣服里,把内衣脱掉拿出来了!

你可不可以不要这样!我是个正常的男人!就算我是个基佬吧,但睡在身边的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喜欢的人啊!你要我怎么把持得住!

方锐内心一万头咆哮马狂奔而过,心跳快得好像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了,叶修却浑然未觉这样有什么不对,他只是想起了苏沐橙刚才叮嘱的“睡觉时内衣要脱掉”,为了叶琇的身体健康,乖乖听话而已……

叶修拉着方锐的手重新盖回自己身上,满意地闭眼睛睡了。方锐过了好一会才觉得自己身上的热意稍稍散去,听见叶修呼吸平稳悠长,知道他已经睡着了,才小心翼翼地往前挪了一点,一点,再一点,直到叶修整个人陷在他怀里,温热的背靠着他的胸膛,两手微微环紧了叶修,才缓缓睡去。

他没有骗叶修,这一晚上,是他半个月来唯一睡好的夜晚,无梦到天亮。


评论 ( 19 )
热度 ( 309 )

© 楚小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