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全世界都知道的秘密 08

08   目录

你们都以为我今天没有更新了吗,猜对了,我本来不打算更新的=-=

然而小天使拧着我耳朵叫我上来更

我就是一个大写的精分

 

正文

 

王杰希对着面前的三个对话框犹豫了。

肖时钦、喻文州、江波涛。

三人发来的信息用词不同,但内容是大致相同的。

他们都很聪明(心脏),彼此又相熟,一知道他跟叶修交过手后,boss战结束后就主动地找上他,询问关于叶琇的信息。

现在的问题是,说还是不说?

当然不是关于叶琇的实力的情况,而是叶修就是叶琇这个消息。

思考了很久,王杰希才缓缓打下几行字,群发了这三个人。

“叶修还活着。”

“叶琇就是叶修。”

“叶修的灵魂附身到了一个十八岁的女孩子身上。”

“就是她。”

 

肖时钦这几天来其实并没有戴妍琦在群里跟好姐妹吐水时形容的那么颓丧。

他只是回到了老家,窝在了家里,看书、听音乐、发呆、做家务、整理房间,就是不碰电脑而已。

他用自己奇特的方法来纪念那个家伙。

一个人死后会留下什么呢?

其实什么都不会留下。

人们会怀念他,为他惋惜,为他难过,为他伤心,但过一段时日之后,人们又会渐渐回到自己的生活轨道,打拼忙碌,偶尔才会想起他,直到他慢慢淡化成一段影像、一行文字、一张照片,最后剩下一个名字,甚至,连名字都未能留下。

所有所谓不能放下的伤痛都是骗人的。

肖时钦知道自己终究会放下,而且这个过程可能会很快。放下他之后他依旧是一名职业选手,是雷霆的队长,是一个普通的人,他可能不需要太久就能重新喜欢上另外一个人,让这个人取代他在他心中的位置。这个人可能并没有他那么耀眼夺目,没有他那么聪明多智,没有他对他那么知心知底,甚至没有他那么嘲讽、欠揍、惹人打,但足以把他在他心中的存在一点一点地替换掉。

他不愿意就这样把他忘掉。

所以他用隐居一样的生活,像举行某种庄严隆重的仪式般纪念他。

他甚至已经想好,就算以后退役了,也要每年夏天抽出这样一段时日,这段像断层一样的时光是属于他和他的,只有他和他在一起,慢悠悠地回忆那些时光。

……结果这么浪漫的仪式就被十分同情自家队长的戴妍琦同学扭曲成了“呜呜呜我家队长好可怜他连网都不上了每天窝在家里哭”,得到了无论腐与不腐的广大女职业选手同胞的一致的同情。

戴妍琦是知道肖时钦对叶修的暗恋的,自从第十赛季中段,她不小心打开自家队长的一个秘密文件夹,里面全是叶修从叶秋时代开始的每一场单人赛,一直到第十赛季的场场连胜的单人赛视频,以及每一段他难得出镜的访谈影片与照片之后。

戴妍琦被吓到了,尤其是当她目瞪口呆地浏览着那个文件夹,然后发现肖时钦拿了果汁回到房间看着她的时候。

“队队队队队队队长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不要杀我!”

顶着肖时钦一脸黑线,戴妍琦的心情渐渐从“卧槽我发现队长的大秘密了他会不会杀了我”转变成了“啊啊啊啊啊啊原来我队长喜欢叶神我决定了我一生站定肖叶肖绝对不动摇”,并激动地追问着“队长你是攻还是受”。

“……小戴你够了啊!”肖时钦一张老脸都挂不住了。

肖时钦没有要求,但戴妍琦守住了这个秘密,并一直默默萌着肖叶cp。直到叶修过世,肖时钦失踪,而她发现自家队长在蛰居,并误以为他难过得走不出来之后,才终于忍不住心中的酸楚对好姐妹们把这个秘密爆了出来。

然后苏沐橙对她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戴妍琦紧张地把这句话信息给了肖时钦,怕他不看又拿着手机冒着把肖时钦的手机打爆的风险往死里打,终于让肖时钦收到了这个消息。

肖时钦觉得这句话太过蹊跷,沉思过后,让戴妍琦把她和苏沐橙的那段对话,以及她爆料肖时钦喜欢叶修的那一大段聊天记录截屏传给了他。

忍耐着大量戴妍琦的“呜呜呜队长真的好可怜怎么办我一想到就要哭了”“我身边唯一一对真人cp啊就这样生死两相隔了呜呜呜呜呜呜呜我真的好难过”与其他女选手的“节哀……” “[难过][难过][难过][难过][难过]”,他从中抽取到了足够的的信息:

一、苏沐橙说,如果他不振作回到网游里抢boss的话,他会错过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而错过这件事情会让他悔恨终身。

二、苏沐橙的这句话是在看过戴妍琦的那一段胡说八道后才说的,也就是说,她知道了自己喜欢叶修的事实后,才说了那样的话。

三、苏沐橙看到戴妍琦那些足够勾起伤心的情绪的胡说八道后并没有难过,还有心情发表情。

……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肖时钦隐隐抓到了一些线索,他手里有一些散碎的拼图,他有预感,这些碎片拼起来之后,会呈现出来一副震撼 的图画。

之后他向戴妍琦细细询问了这几天boss战的情形,知道了兴欣来了一位有点奇怪的新人,每次抢boss都会跳出来捣蛋,但自从她出现之后又每每是兴欣抢到了boss。这又是一片碎片。

再一片碎片是兴欣宣布那个新人将继承君莫笑这个角色。

再一片碎片是那个新人成为了兴欣队长。

这副图画已经很完整了,边边角角,方方块块,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一个最终的答案。他只需要最后一片碎片——最重要的碎片,他就能得到真相。

这片碎片是那么小,却又是那么重要,只要它一出现,他就能明确知道是它。

为了找到这块碎片,他信息了王杰希。

他没有预料到最终的答案会来得这么快。

看着王杰希发来的信息,他不可自抑地发笑,慢慢变成哈哈大笑,最后笑得在地上打滚。

他知道他找到那片碎片了。

拼图完成。

 

霸图三人组下了飞机,张新杰打了个电话给苏沐橙,在苏沐橙遮掩不住的奇怪语气中得到了上林苑的地址。叫了的士径直杀到上林苑,到了兴欣那一栋房子外后,韩文清按响了门铃。

开门的是苏沐橙,她带着大大的笑容迎接韩文清已经要黑到爆表的脸色,身后跟着一众探头探脑一脸八卦的兴欣仓鼠。

“叶修呢?”韩文清沉着脸问。

“我们这里没有叶修,只有新人叶琇。”苏沐橙对韩文清的黑脸完全免疫,笑嘻嘻地问:“请问是要找她吗?”

“是。”韩文清忍。

“那请等一下哦,她刚刚被吓坏了,现在还没回魂过来。”苏沐橙回头:“叶琇!”

眼神死的少女出现在门边。“老韩……”

“你真的是叶修?”韩文清连问这个问题时都在散发着黑气。

“我真的是叶修。”少女拖拉着脚步就往回走:“进来吧,别堵门口。”

被充当成会客室的饭厅里,叶修和霸图三人组沉默地相对而坐。苏沐橙把人带到之后就说着“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们啦你们慢慢聊”遁了出去,此时正与八卦之魂熊熊燃烧着的兴欣仓鼠们趴在门上企图偷听。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韩文清问:“你没有死?”

“我是死了。”叶修趴在桌上。“我的灵魂附身到了这个叫叶琇的女孩子的身上。”

“什么时候?你一死就发觉自己在叶琇身上醒来了?”张新杰问。

“不,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出了什么事……”叶修没精打采的。“我在这个身体醒来后,才在新闻上知道自己出车祸了。听沐橙说我在叶琇身上醒来的那一刻刚好是我原来的身体断气的那一刻。”

“所以你就来兴欣了?”

“对啊,幸好叶琇本来的期望也是成为一名职业选手,我就省事多了,直接就来兴欣了呗。”

三人面面相觑。“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还是张新杰问道。

“怎么办?我人都在叶琇的身体里了,原来的身体也死了,还能怎么办?就作为叶琇活下去啊。”叶修勾勾嘴角。“反正我还能打荣耀,其他的也没什么所谓了。我运气已经这么好了,还有什么好奢求的?”

韩文清猛然推开椅子站起来,把叶修一把扯了起来,紧紧抱住。叶修的脸埋在韩文清怀里,有些发愣,整张脸不自觉地发烫起来。

“没关系。”韩文清的声音有些沙哑。“你还在就好。”

 

晚饭是在一片尴尬中进行的。

韩文清自带的气场太过慑人,张新杰吃饭的时候又不爱说话,张佳乐那一脸失感样让人实在不忍心找他搭话,三位客人这幅德行,憋着一肚子问题的兴欣人也只好忍住,默默地吃饭。

吃到一半张佳乐去上厕所,半个小时都还没回来。叶修觉得他是迷路了,无奈地起身,自己出去找他了。

他在没上锁的厕所隔间里找到了张佳乐的尸体,啊不是,是身体。

“你便秘?”叶修一脸奇怪。

“我没有便秘!你没看我裤子好好穿着吗!”张佳乐通红了脸。“还有!这里是男厕所!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这样闯进来!”

“这样才对嘛,张佳乐。”叶修拍拍手,反手锁上了隔间门。“你一整个下午游魂去了吧?现在灵魂才回来?不要学哥,学不来的。”

“我没有游魂!”张佳乐抓狂。“我只是……我只是不敢相信你真的回来了!”

“所以一直觉得自己在做梦?”叶修捏住张佳乐两边脸往外扯。“要不要我跟你PK两把?输几次你就知道这不是梦了。”

出外跟赞助商谈赞助到傍晚才急急地赶回来招待霸图三人组的老板娘陈果并不知道“他们都喜欢我”这一天大八卦,热情地招呼大家吃饭,又叫了一点酒助兴。张佳乐喝了一点,不至于让他醉倒,却让他双颊发热,叶修偏凉的手指捏在他脸上,像炎炎夏日里一杯沁人的冰奶茶,不需要酒精就已足够醉人。

张佳乐无知觉地在叶修手上蹭了蹭。

他或许真的是有一点醉了,靠在叶修手上喃喃道:“老叶啊……你知不知道我差一点就想跟着你去了?”

叶修吓了一大跳。

“我长这么大,生活重心一直放在游戏上,除了游戏什么都不会,明明已经退役了却还是不甘心,硬是要回来……”张佳乐就着依靠着叶修的手的姿势,缓缓说道:“想要回来拿一个冠军,想着拿到一个冠军我的职业生涯才算圆满。”

“后来我真的拿到了,世界冠军,跟你一起拿的。”张佳乐笑,“我真的觉得此生圆满了。”

“所以你出事后我有想过要不要就这样陪你去了,好歹也有个人能在下面陪你打荣耀。”张佳乐打了个哈欠。

“……如果你真的这样下来了,我一定会鄙视你到死。”叶修的声音有些颤抖。

“对啊,想到你可能会鄙视我到死,我死了还要再死一次,所以想想就算了。”张佳乐哈哈地笑着,仿佛这句话真的很好笑一样:“还不如再拿两个冠军,以后去找你的时候还可以狠狠跟你炫耀一下。”

“张佳乐你个二货。”叶修的声音中带着止不住的酸涩:“我值得你这样?”

“值得啊。”张佳乐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分外确定:“比冠军还要值得。”

叶修上前两步,就着两人一坐一站的姿势,把张佳乐的头按进了自己温暖的怀里。

张佳乐把脸埋在少女温软的小腹上,语气突然变得很高兴:“喂叶修。”

“干嘛。”

“我运气其实很好。”

“就你也敢说自己运气好?”叶修笑了,微微的振动传到张佳乐身上。

“你想啊,老天爷把我这些年的运气克扣了一些起来,最近才连本带利还了给我,我没有亏,还赚了。”张佳乐很开心:“我不只拿了世界冠军,还重新见到了你。我赚了,真是赚了。你说我要不要再押一些给他,让他利滚利几年再还给我?”

“……你个二货!”叶修紧紧搂住了他。

“想想还是不要了。”张佳乐挣开叶修的怀抱,站起了身。他的眉眼本就好看,现在开心地笑着,整个人好像在发光,看得叶修莫名地心跳加速。

张佳乐俯下身,轻轻在叶修唇上亲了一下:“运气还是留着好了,我还需要它来追你。”

 

红着脸把疑似醉酒的张佳乐半拖半拉着回去包厢的路上,叶修迎面碰见了向他走来的张新杰。

“交给我吧,我把他送回去,你在这里等等我。”张新杰接过张佳乐,“我们谈谈。”

叶修点点头,在等张新杰的时候溜达了两圈,因为心情有些激荡,终究是打破了复生以来的自律,从自动贩卖机里买了包烟,向服务员借打火机点上了。

张新杰走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眉目温暖的少女指尖夹着一支烟,缓缓吐出一团白气,靠在墙上发呆的情景。

他皱着眉走上前:“抽烟对身体不好。”

“我现在没抽了,就今天抽一根。”叶修看起来有些惆怅。“张新杰,我刚刚想到一个问题。”

“你说。”

“虽然你说的那个福尔摩斯,什么排除了一切不可能后剩下的就是真相很有道理,但为什么我还活着这件事没有被你一开始就排除在外?明明就是一件看起来就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啊。”

张新杰沉默了一下,好一会才缓缓开口道:“因为那是我心里最隐秘的期望,叶修。我希望你回来,所以我不愿意把这个可能排除掉。”

叶修沉默了。

两人相对无言一会,叶修突然又道:“还有一个问题。”

“你说。”

 “你们到底喜欢我哪一点啊?”叶修郁闷。“就说你吧,虽然我荣耀打得很好吧,但我又有烟瘾,生活作息又不好,长得又不是特别好看,你说说你到底看上我哪一点?”

“没有理由。”张新杰走到叶修身边,紧挨着他站着。“爱情不需要理由。”

“靠。”叶修笑骂。“你一句话就赢了,我什么都不能说了。”

“刚发现自己喜欢上你时我也很惊慌。”张新杰脸上也出现了笑容,他不常笑,但笑起来其实很好看,整张线条略显凌厉的脸都柔和起来,像泼上彩虹的纯净天空。“你这个人太随性,跟你在一起的话生活的不确定性会大大增加。”

“我靠,想得那么远?”

“而且我也没有预料到自己会是同性恋。”张新杰没有理他。“说起来,叶修你是我初恋。”

叶修竟然没有出声嘲讽,张新杰不禁侧头向他看去,少女的脸烧得通红的,不知所措的眼睛到处乱瞄,不小心对上他的视线时不好意思地迅速转开去,整个人都好像有些手足无措。

张新杰突然心情就变得特别好。

“叶修,你害羞了?”

“咳,咳,哪里有了。”叶修乱瞄一阵,终究忍不住:“你不要这样啊!哥这方面脸皮没有那么厚啊!”

“我只是说实话而已。”张新杰心血来潮,站到叶修面前,把一只手撑在了叶修耳旁的墙壁上,属于他的气息侵蚀着叶修的私人领域,叶修整个人没来由地燥热起来。

太犯规了张新杰!不要对我壁咚啊!这种招数对我是没有用的!叶修内心咆哮着。

“我可以亲你一下吗?”张新杰一本正经地耍流氓。

“你……你要亲就亲啊你为什么要问啊!”叶修忍无可忍地吼道,可惜他现在的声音太软糯,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张新杰按住叶修的肩膀,慢慢俯下身去。叶修在他靠近的时候不自觉地闭上了眼睛,很快就感觉到唇上贴来另一对同样温暖湿润的嘴唇,缓慢而深情地吮吸索要着,慢慢越吻越深,深得他经受不住地喘起气来,未抽完的烟跌落在地上,两手环住了张新杰精瘦的腰。这个吻充满了烟和酒的味道,带着世俗的气息,与张新杰清冷禁欲的气质冲撞着,慢慢化为使两人燃烧起来的热度,让两人都不禁地想要更多、更多……

过了好一会,两人才缓缓分开,在热烈暧昧的气氛中轻轻喘气。

张新杰直起身来,推推眼镜,眼里有遮掩不住的满足神色:“我们该回去了,不然他们该出来找我们了。”

他一贯冷静的声线混合着一丝饱含欲望的沙哑,叶修的脸更红了。

两人沉浸在二人世界里,没留意到走廊拐角处有人影闪过。

 

 

评论 ( 24 )
热度 ( 259 )

© 楚小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