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全世界都知道的秘密 12

12   目录

2015年最后一天了!我滚上来更新了!所以说,休息是为了走更长远的路(泥奏凯!

 

正文

 

“小周是我们轮回的队长,我是轮回的副队长。”江波涛十分自然地接过话头:“轮回是前两年的冠军队,可惜上赛季被兴欣截头了。”

“是吗?这么厉害?”两老的注意力被转移。

“兴欣是很厉害,尤其是他们的队长。”喻文州笑笑接口:“相信这个赛季叶琇也能带领兴欣取得很好的成绩。你不要吃这么急,喝两口水,小心噎到。”

最后两句话是对叶修说的,叶修吃着饭干咳了两声。喻文州站起身为叶修续了水,温柔地拍了拍叶修的背。

两老被这个动作闪瞎了眼。

叶母悄悄问完全没察觉到不对劲的叶修:“你和文州特别熟啊?”

“还可以吧。”叶修含糊道:“都是刚认识的。”

两老交换了一个眼神,压下了心里的疑问。

 

叶父叶母今天话特别多,叶修应付着特别心累,吃到一半找了借口出来喘了口气。他靠在饭店洗手间干净的墙上,咬了颗棒棒糖解烟瘾,打算呆久一点再回去。

丢掉了棒棒糖棍,洗了把脸,打起精神打算杀回去没有硝烟的战场,叶修一推开洗手间的门,就看到外面双手插着裤袋,悠闲地靠在墙上等他的喻文州。

“好了?”喻文州带着他一贯温柔的微笑问:“再久一点我就要闯进去找你了。”

“你怎么也出来了?”叶修问。“找我?”

“是啊,你上个厕所太久了,老人家有点担心,我就出来找你了。”喻文州起身欲走。“走吧。”

“等等,你都出来了,陪我谈谈,那里面太烦了。”叶修左右看看,想到昨天晚上被偷拍的教训,拉着喻文州进了女厕所,还反锁上了门。

“……你这样我会误会你想对我做什么的。”喻文州叹气。

“想得美。”叶修嗤笑。

“想谈什么?”

“我觉得我穿越来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了。”叶修严肃地,“这个比我车祸重生还要严重,你帮我想个办法送我回去。”

喻文州:“……”

“你是因为这么多人喜欢你头痛吧?”喻文州只需要稍微想一想,就知道叶修现在面对的烦恼是什么了。

“我知道我魅力大,不知道我魅力这么大。”叶修叹气,“你说说你们为什么一个两个之前不说,现在排着队来对我表白了?我压力很大啊。”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喻文州竟然认真地想了一想:“之前是担心连朋友都没得做,后来可能是因为失去过你吧,那时候就有早知道该早点告诉你的想法……现在知道你还活着,就觉得这一次不能再这样失去你了。”

“即使被你拒绝,也想要让你知道我的心意。”喻文州最后笑望着叶修:“况且你这不是没拒绝我吗?”

“哼。”叶修耳根有点发热,想到早上那个吻,依旧气哼哼的。

“困扰你的是什么?”喻文州问。“是这么多人喜欢你,你不知道该怎么办,还是同性恋本身就是个问题?”

“两个都是。”叶修道。“来帮哥剖析剖析。”

在对叶修表白的那么多人里,与他最熟稔的是黄少天,是张佳乐,彼此最了解的可能是韩文清,可是能让他像这样谈心吐苦水抱怨,还能盼着对方给他厘清思路的,算来算去,也只有喻文州了。

王杰希也是一个人选,但他更适合作为一个倾听者,叶修现在需要的是一个循循善诱的引路人。

“先来解决根本问题。”喻文州也愿意扮演好这个抽丝剥茧的角色:“你之前没有谈过恋爱吧?有没有喜欢过人?”

“……完全没有。”叶修嘀咕。“小时候家教太严,后来就一心扑在荣耀上面了,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也就是说,你连自己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都不清楚。”喻文州分析道,“看你对我们表白后的态度,似乎也不是很排斥,是不是代表你其实也可以接受同性之间的恋情?”

“不,我想起来了,我是异性恋,我一直爱着一个人。”叶修故作严肃,满意地看着喻文州突然白了白的脸色,“我一直爱着荣耀女神。”

 “……”喻文州头疼地叹了口气:“如果你现在还爱着她,你就是百合。”

叶修纯真地:“什么是百合?”

喻文州真的无语了:“就是女同性恋。”

“这样啊,那没有关系,荣耀男神好了,哥不挑。”叶修得意洋洋。

“荣耀男神的话,考虑一下我?”喻文州故作潇洒地甩了甩头发,一脸意气风发。

“哈哈哈哈就你还荣耀男神?”叶修笑弯了腰。

“你别说,论坛里女玩家们发起过投票,投选最想嫁的男选手,我的票数比周泽楷还要高一些,排在第一。”喻文州扬眉,“真不考虑一下?”

“竟然还有这种投票……”完全不关心这些事情的叶修有些好奇,“我排在第几?”

“你的排名不太好。”喻文州那时有认真留意过排行榜和玩家留言,因为起初他也不相信叶修的排名会靠那么后。“你知道为什么吗?”

“肯定不会是什么让我高兴的理由。”叶修精辟地指出。“总不是因为我长得丑吧?”

“脸倒是次要。”喻文州回想起论坛里的留言。“她们说你太嘲讽,嫁给你要冒着天天被嘲讽到气死的风险。”

“……呵呵。”叶修面无表情。“那你也该重新考虑考虑了。”

“我被叶修前辈嘲讽了这么多年都没事,说明我很适合前辈。”喻文州笑得露出一口白牙,看起来特别心脏。

“怎么扯到这里去了?”叶修郁闷。“刚刚说到什么?”

“同性恋。”喻文州记得很清楚。“你自己把话题扯远的。”

叶修语塞:“……好吧,所以同性恋不是个问题了?”

“你觉得不是,那就不是了。”喻文州摊手。“这个问题,要过的就只有你自己那关而已。你甚至不会面对社会的压力——你现在是女的啊,跟男人在一起,再天经地义不过。”

“是这个道理没错。”叶修嘀咕着,古怪地看了喻文州一眼:“说起来你们就不会有心理障碍?你们之前喜欢的是男的,我现在可是女的。”

“这个问题我有想过,然后我发现完全没有问题。”喻文州贴近叶修,灼热的呼吸轻轻扫进他耳朵:“说不定我本来是直的,硬生生被你掰弯了,现在直回来刚刚好。”

“别闹,耳朵痒。”叶修闪身躲开,岂止是痒,靠那边的半张脸都麻掉了。

“第一个问题解决了。”喻文州满意地看着叶修通红的耳朵直起身子:“第二个问题,这么多人喜欢你,你压力太大?”

“就是有种明明我什么都没做却觉得欠了你们的感觉。”说到这个叶修就烦躁:“就算抢了你们一百个boss也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你觉得给你的感情太重,还不了。”喻文州一语戳破。

“……是吧。”叶修溃败,沮丧地搓了搓脸:“也没什么,就是知道了你们在我车祸出事的时候一定很不好受,心里很堵。可是别说我现在对你们任何一个都还没有那种感情,感情也不是能说有就有的,就算我能用感情来补偿吧,我能给得了多少个人?还得了一个,剩下的还是要难过。想到你们会难过,我就莫名觉得自己很渣……”

喻文州走上前,按着叶修的头往自己怀里靠。叶修顺势靠在他怀里,喻文州修长的手臂环住了他,让他觉得像经历了暴风雨的帆船回到港湾一样安宁。

喻文州叹气:“叶修,你真蠢。”

“……你说什么?”叶修的声音闷闷地传来。

“谁要你还了。”喻文州轻轻给了叶修一个爆栗。“你以为你还得起?”

“……哈?”叶修几乎觉得自己听错了。

“你没有听过那个笑话?”喻文州悠悠地,“你欠银行100万,你听银行的;你欠银行100亿,银行听你的。”

“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你以为你想还就还得起?我们给你的感情那么多,多到你无论还多少,我们都还是觉得不够的。”喻文州在叶修耳边呢喃,“可是我们太喜欢你了,所以只要你肯反过来给一点点,我们都会像得到了稀世珍宝一样高兴。”

“对我来说,你现在没有拒绝,就已经是我能料想到最好的情况之一。”喻文州的嘴唇贴着叶修的耳朵,叶修觉得那半张脸也要麻掉了,耳尖酥酥痒痒的,想逃,又想要更多的碰触……

“昨天确定了你就是叶修后,我就觉得自己幸福得要爆炸了。”喻文州亲吻着叶修发红的耳尖,甚至张开嘴用牙齿轻轻啃咬,“你还活着,就是对我们最好的补偿。”

“嘶……好痒……”叶修攒紧了喻文州胸前的衣服。

“饿太久了,咬两口解解馋。”喻文州温柔磁性的嗓音轻笑着传进叶修的耳朵里,伴着呼吸呼出的热气和牙齿磨在耳尖上的触感,使叶修整个人战栗地酥麻了身子。

两人耳鬓厮磨,叶修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手上已经把喻文州胸前的衣服抓揉得皱成了一团。喻文州也像快失控一般把叶修夏天轻薄的T恤掀了一点上去,发热的手揉捏着叶修细嫩的腰,嘴上却还只规矩地咬着耳尖那一块地方,叼着反复地磨,磨得叶修嘴里抑制不住地溢出几声破碎的呻吟。

“叶修?叶修?你在里面吗?”情正到浓处,苏沐橙甜美的女声伴着敲在女厕所门上的声音响起。

叶修像惊醒一样从喻文州怀里挣开来,喊道:“在!你等一下,马上出去!”

说着他羞恼地瞪了一眼喻文州,抬手整理身上凌乱了的衣服。喻文州也拍了拍衣服,坏笑着凑到叶修耳边问:“是不是有种偷情被抓的感觉?”

“是你的头!”叶修咬着牙。

他整理好衣服迈步就要出去,喻文州又拉住了他:“等等,还有件事要告诉你。”

“什么事?”叶修回头。

“你知不知道大家为什么一致对你就只说喜欢不说爱?”喻文州问。

“……不知道。”叶修茫然。

“爱这个字比喜欢重了太多,我们都不想给你太大的压力。”喻文州笑吟吟地,一双桃花眼温柔得要溺死人,“但是我觉得你应该承受得起这个压力。叶修,我爱你。”

 

苏沐橙看着从反锁的女厕所里出来的两人,叶修通红着一张脸,低声诅咒着,喻文州一脸魇足,像吃饱喝足后的大型猫科动物。苏沐橙拉过叶修,上上下下地打量了遍,瞪了喻文州一眼,又叹了口气:“走吧。”

叶修回到座位上,还沉浸在喻文州那一句话的冲击里。喻文州悠悠地坐下,坦然接受着四面八方不善的目光。

叶母唠叨道:“琇琇你去厕所太久了吧,文州去找你又去了这么久,沐橙不放心你才去看看的。你没什么事吧?来来你喜欢的菜上……”

叶母注意到叶修耳尖上那个明显的吻痕,瞪大了眼睛,表情变得十分精彩。

 

兵荒马乱的一天。

下午陪着两位老人家回到家里坐坐,众人聊着天的时候打开了竞技频道,可能真是因为夏休期没什么重大新闻、最近又连选手转会的风声都十分稀少的关系,竞技新闻竟然把张新杰那条补风抓影的绯闻当成了新闻来报道。

大家凝视着电视屏幕上那两张并列的照片,早上已经受过一次冲击的兴欣众人一脸隐忍,早上没有看新闻所以是第一次看到的客人们装出来的惊奇表情中藏着不快,叶修一脸坦然,对目瞪口呆的两老道:“不是我,他们搞错了。”

“是这样的吗?”叶父叶母一脸怀疑。

“是啊,昨晚……昨晚不就是少天他们到了嘛,我们去帮他们接风,张新杰根本就没有来H市啊,跟那个网民的爆料根本不符。”叶修一脸不耐烦:“随便找了个人就要说是我,现在的网民就是爱捕风抓影。”

“少天不是说你们今天早上才到的H市吗?”叶母疑问的目光投向黄少天。

“有……有吗?哎呀伯母是我说错了,我昨天晚上就到啦,我刚刚那样说过吗?哎呀我这个就是嘴快容易说错话叶妈妈不好意思哈哈哈……”黄少天打着哈哈,瞪了一眼拿他打掩护的叶修。

叶修一脸呵呵。

 

最后把几位客人送到酒店的时候,叶修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累瘫了。

心累的。

“其实我觉得说是黄少天他们俩来玩这个主意很好。”苏沐橙还在想着这个问题,问陈果:“公关部跟霸图那边商议好了吗?”

“应该还没有。”陈果查着电话。“商议好了应该有个电话给我的,我交代过。”

“那你打给公关部,我跟他说两句。”苏沐橙说道,又转头问喻文州和黄少天:“你们俩没问题吧?帮个忙。”

“愿意效劳。”喻文州微笑。帮忙澄清叶修身上的绯闻这种事情,他做起来一点压力都没有。

“那好了,我们这边的问题解决了。”苏沐橙接过陈果的电话说了几句,满意地挂断了。“张新杰的部分让霸图烦去吧。”

苏沐橙扯过叶修,叶修不甘不愿地问:“干嘛?”

“还干嘛?”苏沐橙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你知不知道都是你惹的祸?还要全部人帮你善后,我觉得自己像你的保姆。”

他们在酒店宽阔大厅的一个角落里,三三两两地围坐着。江波涛对苏沐橙说:“要打掩护的话,带上我们其他人吧?人多点,看起来也可信些,反正我们确实是到H市来玩了。”

“也好。”苏沐橙目光投向了肖时钦和戴妍琦:“你们呢?”

“好啊好啊一起。”戴妍琦抢在肖时钦前说道。那两张照片还徘徊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她觉得自己要背叛组织了,她现在觉得张叶这个cp也很萌……而且苦于没有人跟她讨论,她心里憋了一团熊熊燃烧的八卦之火。

回去是不是该建个小群组跟沐橙姐拿点料……戴妍琦如此想着。

苏沐橙想了想,决定干脆就着这个包围圈拍张自拍照。

一听到要拍照,叶修百无聊赖地在沙发上坐下了。周泽楷行动力超强地迅速挨着他坐下,眼睛blingbling地对着他笑,笑得叶修无法直视他。黄少天一边“卧槽”一边占领了叶修另一边的位置,喻文州不动声色地走到沙发后,双手搭在沙发靠背上,指尖轻触着叶修的肩膀。江波涛坐在周泽楷旁边的沙发扶手上,肖时钦和戴妍琦站在沙发旁,这些远方的客人们以叶修为中心形成了半个包围圈。

其余兴欣众人或站着或坐在其他沙发上,望着苏沐橙的手机镜头拍了这张照片。

苏沐橙看了看出来的效果,有种不详的预感。

……总感觉更夸张的腥风血雨就要来临了。

 

苏沐橙V:有朋自远方来是指他们啦,我们小队长还小,不准欺负她[害羞]

 

荣耀玩家圈再一次炸裂。

这一条微博的信息量太大,大得群众都不知道该从哪里消化起才好。

这些是先反应过来的群众:“所以那个爆料的根本不是叶琇……”“为什么爆料不是真的我有种莫名的失落感”“所以说张新杰这样的还是找不到女朋友吗”“不一定,可能另有其人呢,不过不是叶琇就对了啦……”

这些是反射弧比较长的群众:“卧槽为什么我男神去了H市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位大神一起造访兴欣……我好方……”“感觉撞破了什么阴谋”“今天是什么特别日子吗……日历上没写啊”“这个华丽的阵容我给跪了!请收下我的膝盖!”

这些是乱入但数量庞大的(可能混了一些男粉的)女粉:“啊啊啊啊啊泽楷男神我的嫁!!!”“周泽楷男神你笑得好帅!我要把你截出来舔!”“喻队!喻队!喻队笑得超级苏苏苏啊!喻队我对你表白!”“黄少才是最帅的!他的笑容!天哪我要化掉了!”“在可以预知的一大波周泽楷中……江副队我要对你表白!娶我!”

以及拥有雪亮的眼睛的群众们:“为什么喻队的手碰到了叶琇的肩膀,有奸情”“构图怪怪的,为什么所有大神都围着叶琇还靠得那么亲密……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我没看错吧周泽楷半只手好像搭在了叶琇大腿上?卧槽周泽楷是这种人?一定是我眼花!”“黄少假装要看镜头一个劲往叶琇身上靠啊……别以为我看不出来”“方锐为什么眼神不太友善啊哈哈哈好可怕”“这样看叶琇好像被拥簇的女王啊”“我好方,觉得一大波腥风血雨正在袭来。”

那些还在各自的城市忙碌着的大神们看到这条微博时都表示:呵呵。

 

战鼓已经敲起,号角已经吹响,联盟史上最腥风血雨最风花雪月最缠绵悱恻(……)的史诗级大戏缓缓拉开帷幕。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男人,有他在的地方就有腥风血雨。

后来有了一个女人,有她在的地方……更加的腥风血雨。

同时是那个男人和那个女人的家伙表示不服:呵呵,怪我?

 

 

###

新年小剧场:

王杰希:呵呵,2015就快结束了,你连肉都不给我吃?连个镜头都不给我?你胆子很大嘛?

韩文清(大魔王bgm):哼。

张新杰(推推眼镜):还说我交不到女朋友。

我:不……不是的……文州救我……

喻文州(微笑):不要吓她,你们之前的戏份和福利都很好,这次该轮到我了。

黄少天(怨念):那我呢???我竟然只帮老叶挡了一次箭就没有我了?你对得起我吗?不对,你对得起我妈?我妈可是蝴蝶蓝!你惹得起他吗!你惹不起!

方锐:说好的近水楼台先得月呢?

周泽楷(哀怨瞪):我。

江波涛:总觉得我们是来打酱油的。

肖时钦:连小戴的戏份都比我多。

孙翔(怒):我现在连叶琇是叶修都不知道!你们已经很好了!

我:QAQ大神求放过!!!!!

 

楚小轩于2015年最后一日,卒。

……并没有

 

新年小剧场(花絮):

张佳乐(暴怒):你居然连小剧场都忘了带上我!!!!!

叶修: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祝大家新的一年平安和顺!!!


评论 ( 23 )
热度 ( 233 )

© 楚小轩 | Powered by LOFTER